原创让美国大兵吃到吐的斯帕姆午餐肉

以至于盟军总司令艾森豪威尔五星上将对生产斯帕姆午餐肉的明尼苏达州奥斯汀市荷美尔食品公司的老板说“我还是要感谢你们,因为是午餐肉帮助我们打赢了战争;当然,你们的罪行...


以至于盟军总司令艾森豪威尔五星上将对生产斯帕姆午餐肉的明尼苏达州奥斯汀市荷美尔食品公司的老板说“我还是要感谢你们,因为是午餐肉帮助我们打赢了战争;当然,你们的罪行也是可以被饶恕的,你们生产的午餐肉太多了。”

展开全文

原标题:让美国大兵吃到吐的斯帕姆午餐肉

在阵地上作战时,一餐、二餐、三餐地食用,应该问题都不大,但是一星期、一个月,如果主食还是午餐肉,非将人吃到吐为止,即便是苏联军民眼中的美味佳肴,也会成为美国大兵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

二战时,只要有美国大兵的地方,就有斯帕姆午餐肉,可谓无孔不入,军中似乎永远有吃不完的午餐肉,成了美国大兵们头痛不已的一种食物。

午餐肉,助缺乏食物忍饥挨饿的苏联军民,度过了1941年严寒且漫长的冬季,赫鲁晓夫非常感激美国军火特别是食物的支援,曾在其回忆录中认为,如果没有美国大力提供的食物,苏联军民恐怕度不过1941年的冬季,午餐肉成了缺乏食物的苏联军民的美味佳肴。

二战时,斯帕姆午餐肉,是美军的野战主食。整个二战期间,一共制造了40亿盒之巨,可谓天文数字,不仅供参战的美国官兵食用,还曾作为军援物资,大量提供给苏联、英国、英联邦军队食用,抗战时的中国军队也获得了数量不菲的午餐肉罐头。

尽管食用斯帕姆午餐肉,较好地保障了美国大兵的体力和精力,但是久而久之,与敌人的子弹以及淋病一样,都成了美国大兵“共同的敌人”,自然对斯帕姆午餐肉“不屑一顾”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