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穿越周期,先避免灯下黑,再看2020年中国经济机会在哪里

从质量上看,这20年美国创造超级独角兽的总市值近4万亿美元,而中国独角兽的总市值大致为2.3万亿美元。所以,尽管在数量上可能追赶上美国,但中国超级独角兽质量和美国还有一定...


从质量上看,这20年美国创造超级独角兽的总市值近4万亿美元,而中国独角兽的总市值大致为2.3万亿美元。所以,尽管在数量上可能追赶上美国,但中国超级独角兽质量和美国还有一定差距。 

岳富涛,快手科技副总裁,负责内容创意与传播,17年媒体从业经历,曾参与《都市快报》、《第一财经日报》创立,曾任《第一财经日报》副总编辑。岳富涛认为,短视频平台真正的生命力在于UGC。 

但斌分享了两个例子来说明“看多中国”的必要性。 

“在我自己的国家里面,40年的艰辛岁月告诉我,如果你真的有才华,有广阔的胸襟,原以为之努力奋斗,不忌妒他人财富,不无所事事,不整天抱怨自己的生活,我们就有可能改变自己的命运和现状。” 

东方港湾成立15年以来,A股的年化收益率接近24%,海外接近23%。最近五年,东方港湾年化基金收益率为29%。作为一名曾经在2003年5元买入万科、23元买入贵州茅台、12元买入烟台万华、9元买入招商银行等杰出企业的股票,并持续买入,获得丰厚收益的投资人,他也交流了对基金研究和投资的独家心得。 

“短视频获客,直播带货”。岳富涛用短短一句话区分了短视频和直播两种形态。虽然头部带来的流量令人咋舌,但实际上,快手上带货量更大的是腰部用户,是那些只有几十万粉丝甚至几万粉丝的用户。

独行者速,众行者远。2019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经过几代中国人的艰苦奋斗、自强不息,中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经济成就,今天的中国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这离不开三千万家中国企业的踏实拼搏,也离不开资本的助力。

过去十年,每一年都有一个新的概念和大量级的平台型的公司出现,比如移动互联网、交易平台、消费互联网、在线教育,再到最近的企业服务共享经济,AI芯片等等。但是,到了2019年,突然间所有人慢下来。

快手上也有教育产品。十岁居美男孩Sam在快手上用段子的形式教英语,“Sam教你学美语”这个账号这几年通过卖课盈利超过50万元。

第一,重构传统;

从数量上看,中美都是65家左右上下,代表着过去20年的历史,在VC投资过的高科技的企业里面,中国的超级独角兽跟美国的超级独角兽已经在数量上已经在相同台阶上了。 

原因有许多,大致总结为三个:第一、 GDP发展到了某个阶段;第二、移动互联网的普及和互联网的普及;第三是中国人的线上消费意愿和能力已经成熟。

第一,行业龙头;

这片土地上还出现了华为和大疆这样的世界级企业,华为在2018年申请了5405份专利,数量高居世界第一;2004年成立的大疆,占据了全世界70%的无人机出货量,而且产品迭代的速度非常快,现在最小的一个无人机就像手机一样,揣兜里就可以用了。 

2014年是短视频元年, 2017年短视频全面爆发。快手的爆发领先于全行业。早期通过大量农村KOL快速获得流量,快手在八个月内,用户量从一亿增长到三亿。今天,快手已经坐拥7亿用户,日活量接近3亿。 

第二,提高效率;

反观当今的投资热土印度,为什么这些变化没有在印度发生?“我发现他们的创业者的质量一点都不差,很多都是美国大学读书,都是顶尖大学,人非常聪明,甚至很多比中国的创业者都聪明。可是为什么今天在印度还没有出现爆发期?除了一些宏观的因素以外,一个很关键的点是,他们没有得到这三件事情同时发展的机会。”万浩基分析。

但斌演讲开局提出三个普遍担忧:

虽然“下沉市场”很火,但岳富涛认为,快手不等于完全的下沉市场。现在2亿多用户里,一、二线城市用户大概超过6000万,排在前三名的用户省份是广东、山东和河北。 

“这是一个很好做风投的年代,因为这个年代可能不一定再会再出现。”万浩基说。

另外要相信“相信的力量”,相信自己,相信国家,相信企业,与伟大的企业共同成长自然会有一个非常好的结果。

然而,但斌认为,不应忽视中国经济转型中的积极因素,很多人做投资会犯“灯下黑”错误。 

据快手官方数据,目前平台上教育类短视频创作者超100万,日均观看人数累计1亿,日均直播评论2000万。其中有像Sam这样的英语教学内容,也包含三农、职业教育、素质等教育垂类。渐渐地,一些机构用户也来了,好未来、VIPKID和新东方积极入驻。在线销教育的销售成本非常高,单个客户的获客成本要上千,但是快手颠覆了这个模式。 

如果要谈中国的短视频生态,不能绕过两个巨头:快手与抖音。 

快手的大数据研究院负责根据快手平台沉淀的数据做调查分析。研究发现,小镇青年和一二线的青年在生活方式、兴趣爱好、消费取向方面有许多差别。 

为此,12月11日,亿欧产业互联网受邀参加格隆汇主办的“全球投资者嘉年华”活动,系列活动邀请经济学家、投资机构、实业家和上市公司以“全球视野”为主题,总结过去的经验和教训,寻找穿越2020年的机遇。

但斌认为,投资要长期创造财富,就要寻找好的公司。

但是,更深层次的意义在于,快手这样的公司成为投资者观察更大范围市场的一面镜子。通过快手,投资人能从另一个维度看到中国市场的机会。 

比如说,小镇青年空余时间会更多,他们在快手上直播高峰期是下午六点。这个时候他们已经吃完饭、下班没事干了,开始在平台上活跃。晚上9点钟,一二线城市青年开始接班了。 

今天,短视频还与直播、内容付费等产业融合,改变了很多行业的传统销售链路。

以2008年为分水岭,前10年,中国几乎没有出现独角兽企业,而美国诞生了亚马逊、谷歌、脸书等超级独角兽;后10年,中国出现的超级独角兽远超美国,速度和质量指标都非常不错。 

第四,19年中位数PE估值16.4倍,估值合理。

两个2C的机会是新消费和多个中国。首先是新消费,新消费不会停,可能不一定是赢家通吃,但大家愿意花这笔钱。他们可能不再去丝芙兰,不买老的品牌,而是选择跟他们有关系的,个性化的,新的品牌新的渠道;其次是“多个中国”,不论如何切分一二三四线城市、或者不同类型的人群来区分,都有机会圈住2亿人口。 

东方港湾可能不是中国最大的私募基金,但是东方港湾董事长但斌可能是中国微博粉丝最多的私募基金投资人。

另外,今天中国风投的退出机制也更加多元化了。“10年前我们做投资可能就闭着眼睛希望企业去美国上市。今天,A股、美股、港股等等百花齐放,每个版块都能承载非常非常多的一些超级独角兽,这是我们看得到的一个环境。”

但斌.jpg

经纬中国未来的重点投资方向体现在三个方面:

vbox6045_AK2A8907_101602_small.JPG

第三,19年三季报净利润增长中位数22.5%,强者恒强;

短视频和直播已经分不开了。今年11月6日,快手电商带货节冠军辛巴,一个晚上卖了4个亿商品。前两个月,辛巴在北京的鸟巢举办婚礼,花了6000万请了成龙等明星。婚礼并不卖票,他将所有的票送给自己的粉丝,但他在婚礼办完以后那天晚上直播卖自己的商品,那天晚上卖了1.3个亿。 

第二个担忧是贸易战。贸易战从去年8月份一直打到现在,未来还将经历什么,大家也非常担心;

在四十分钟的分享中,但斌通过许多宏观背景和个人事例,表达了对中国经济发展持坚定信心的信念。

第一个担忧,去年有一种声音是民营企业家会退出历史的舞台,担心40年的改革开放会发生一些变化;

一路走来,挑战的确非常大,传统行业几乎全军覆没。但是但斌仍然乐观,他认为人类的未来的财富的增长靠的是科技的进步。

第二个例子是关于巴菲特。众所周知,巴菲特相信美国是一个伟大的国家,但斌认为,中国人是否相信自己的国家非常伟大也十分重要。通过巴菲特所著《滚雪球》这本书,可以了解到巴菲特的老家是和平、祥和的奥马哈,巴菲特股东大会也选择在这里召开。但斌2007初临奥马哈的时候,正是带着宁静的心情,书写下了在奥马哈的美好的岁月。但是,很少人知道,60、70年代,巴菲特的家乡也是盗匪横行,经过这几十年的发展成了今天的样子。所以,对一个国家的看法非常重要。

这位拥有1343万微博粉丝的私募基金经理,曾出版《时间的玫瑰——但斌投资札记》一书。2004年,他创立深圳市东方港湾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但斌崇尚价值投资,是巴菲特的中国追随者。

从“Copy to China”(拷贝到中国)到“Copy from China”(从中国拷贝),中国正在向世界发展贡献越来越多原创的东西。万浩基认为,美国每一家公司都在跟进中国的创新,如果一个美国投资者去投一些贴近中国理念的企业,找美国里面的有能力的华人来干这件事情,也许会出现很多新投资机会。

“有人说这是没有风口的一年,有人说互联网的红利在消失。”但是,万浩基认为,机会永远都有,但肯定比以前更难。

“你看巴菲特的投资生涯,经历和好几个严重滞涨期,并且时间都很漫长,但都不妨碍他选择一些好的行业,好的企业去投资。我们说投资这个行业怎么做决策,我个人认为最重要的是选择行业,而选择行业,不是一年,也不是十年,而是更加漫长的过程。” 

编辑:余欣婷

看多中国,避免犯“灯下黑”的错误2019年风投进入深水期,这是没有风口的一年 短视频平台是投资者观察中国市场的一面镜子 

“我们的初衷是希望给普通人提供一个记录和分享的平台,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有自己的价值观,这个价值观是平等与普惠。互联网公司的价值观不是说说而已,而是要通过技术去保证的。除了流量强制分配,在单条视频上升到一定的阶段我们会把它掐断,可能别的平台希望把它推的越高越好,这样可以制造流行,可以带来流量。但是我们希望在自己的平台上不要总是那几首歌、几个舞蹈,这样的话世界很无趣。”岳富涛谈及快手的价值观。 

演讲接近尾声,但斌引用了《时间的玫瑰》中曾经写下的一段话,作为结束语。

中国经济的发展结果,是对“看多中国”最好的例证。过去39年深圳GDP达到万倍增速,2017年完成了对香港的超越,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创新,以PCT国际专利申请量为例,深圳连续14年居全国第一,领先硅谷、首尔和巴黎地区,2017年,深圳研发经费占GDP比重达到4.13%,接近全球最高水平。更重要的是,在研发经费的支出比例上,深圳87%的研发支出来自企业。 

第二,ROE中位数高达22.3%,盈利能力强;

第三,蓄积导向。

在三个方向下,分别有两个2C的机会和两个2B的机会。 

最近,东方港湾盘点了上市超过10年且回报超过10倍的公司,数量大约有30家。这30家企业有四个共同特点:

江苏徐州的 “娃娃”,原来是淘宝店店主,现在跟老公两个人在快手上面卖货,11月6日那天总共卖了8000万,她现在有45家自己的工厂。 

风投机构经纬中国今年更关注中国新经济的发展。 

万浩基表示,“聚焦中国”是经纬非常喜欢的标签。尽管很多VC今天都在投资印度、东南亚,可是经纬中国没有,尽管环境越来越严峻,但经纬中国仍然相信中国的发展,也觉得未来还会有非常非常多的机会。  

岳富涛.jpg

两个2B的机会是产业互联网和企业服务。重构传统也是一个非常大的机会,今天各种各样的智能化、数据化、IOT和 AI的技术,都在服务一些非常传统的产业,比如布艺、汽配,房地产等,随便哪一个都是万亿级别的市场。此外中国企业开始寻找效率,重构传统产业中是有企业服务机会存在,交易型的公司或许没有2C公司发展的这么快,可是每一家都很有可能成为几十亿量级市值的公司。 

站在历史的当下,往后的十年怎么办?万浩基认为,2019年是非常特别的一年,从一级市场来看,进入了投资的深水期,最直接体现为“概念的消失”。

第三个担忧是经济形势,2018年、2019年、2020年的经济形势不令人乐观。 

消费习惯上,小镇青年一个很大的特点是不为房子发愁,所以他们用在日用消费品的消费比例会更高。而且他们的学习时间比一二线城市青年高,因为空余时间更多。 

总结来看,“看多”中国,并看到多个中国,是当今中国创业者和投资者的新风向。面向2020,许多人的心态发生了变化,转向务实。在行业调整期,产业投资,科技投资与价值投资皆受追捧。

经纬中国合伙人万浩基首先分享了一张中美超级独角兽分布图。这张图罗列了过去20年中美所有跟新经济相关的互联网超级独角兽,超级独角兽在这里指估值超过30亿美元的公司,每一个球的大小代表了整个公司的体量。 

第一个例子,是近期的投资人饭局上,但斌的朋友分享了一个真实故事。朋友2004年在国内上商学院的时候,老师建议他应该把自己的房子和企业卖掉,去移民。2004年,这个朋友公司的利润是4000万,现在是4个亿。换句话说,如果一般普通的家庭在2004年的时候把自己的企业、房子卖掉,选择移民到加拿大、澳洲等地,看到中国的发展机会以后,想回来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所以,对于一个国家长期的判断非常重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