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大年 成就梦想丨U23联赛“复活”,预备队老将不知所措

老队员呼吁“留条活路” U23联赛其实并不新鲜。2018年底,中国足协就推出了首届U23联赛,中超、中甲、中乙三级联赛的俱乐部都可以报名参加。由于并不是强制性要求参赛,不少俱乐...


老队员呼吁“留条活路”

U23联赛其实并不新鲜。2018年底,中国足协就推出了首届U23联赛,中超、中甲、中乙三级联赛的俱乐部都可以报名参加。由于并不是强制性要求参赛,不少俱乐部对此并不感冒,甚至态度冷淡,最终只有16家俱乐部报名,多少让中国足协有些尴尬。

▲ 2019年11月3日,2019年中甲预备队联赛第30轮:石家庄永昌预备队7:1胜新疆雪豹纳欢预备队,永昌预备队夺冠。

某中甲球队的球员小A过去曾是队内主力,但近年来逐渐淡出主力阵容,甚至经常连报名名单也无法进入。过去一年,小A更多是在预备队联赛中保持状态,以寻求在一线队中出场的机会,毕竟一线队主教练会经常性地来观看预备队联赛,这一点在洋帅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红星新闻记者前些年就曾在江苏对阵恒大的预备队联赛中目睹德拉甘、里皮这两位一线队主帅亲临现场观看预备队比赛的一幕。

▲ 2019年11月3日,2019年中甲预备队联赛第30轮。

在胡磊看来,中甲预备队联赛被取消多少有些可惜,而对一些已过23岁的中甲替补球员来说,未来则是一片迷茫。

首届U23联赛除了赛程密集,匆匆完事外,也缺乏外界关注,很少能从媒体上找到相关报道,也没有什么球迷捧场,更像是一堆年轻球员关起门来打教学比赛。所以,本应该在2019年底举行的第二届U23联赛毫无动静,忙着推出新政的中国足协连自己挖的“坑”也顾不得填,只在“取消中甲预备队联赛”的新政后附带了一句——“成立赛会制的中超、中甲、中乙的U23联赛。”

而中国职业联赛除了创立U23联赛外,一直处于“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猫鼠游戏中,导致每年联赛足协都在不断调整U23政策。从2017年必须有一名U23球员首发,到现在场上的U23球员始终不得少于一人,并且和外籍球员出场挂钩。不能说中国足协的U23政策完全没有效果,但从2017赛季至今,能在中超打上主力的U23球员始终维持在个位数。

但实际上,“中甲预备队联赛取消”很可能只是第一步,今后中超预备队联赛也有步其后尘的可能性。取消中甲预备队联赛,按照中国足协的想法,成立U23联赛无疑是让年轻球员有更多比赛和锻炼的机会。初衷是好的,但能否念好这个经还很难说。其实2018年就办过第一届U23联赛,结果不但不少俱乐部不愿报名参赛,连足协也没有继续在2019年继续安排这项赛事。何况取消预备队联赛为U23联赛让路,也可能牺牲那些只能在预备队联赛保持竞技状态的超龄球员的比赛机会。这部分从业者,确实可能产生“不太公平”的念头。

预备队联赛本身就是从英格兰学来的,英超、英冠的预备队联赛,更多是为一线队替补球员、年轻球员提供比赛机会而创立的,一些因伤、停赛缺席了一线队比赛的大牌球员在复出前也会通过预备队联赛来寻找状态。在英格兰,预备队和一线队更多是一种供血的关系。

日本U23政策已获成效

2019年中国足协颁布的职业联赛新政中,相比新签“外援限薪令”“外援名额增加”这些受外界关注的话题外,其实变化较大的还有“取消中甲预备队联赛,成立赛会制的中超、中甲、中乙U23联赛”这一项。

外界普遍对这项新政没有太大感觉,主要是因为受影响的面不广,主要集中在中甲球队的年轻队员和替补身上。

但在2017年U23新政实施后,刚刚在联赛中开始找到主力或准主力位置的“93一代”备受冲击——在94年龄段必须上位的情况下,为他们腾出位置的更多就是93一代,在最需要比赛锻炼的年纪,却遇到这样的事情,对他们的职业生涯打击不小。小A就表示:“2017年是我们93年龄段球员的本命年,从那开始每况愈下,你可以看看,现在中超和中甲预备联赛中,1993年龄段的人数有多少。都混到这个份上了,现在却连中甲预备队联赛都要取消了!”

2020年,因为新政,有的球员在憧憬着未来,而有的却因前途迷茫,恍惚不知所措。

之后,中国足协对预备队联赛正规性进行了强制性要求,这些怪相才有所收敛。2019年带领四川尖庄出战预备队联赛的教练组成员胡磊就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现在确实要正规很多了,就我自己的感受来说,场地、裁判、比赛监督、赛前提交首发名单等环节都向着正式联赛靠拢,比赛也非常激烈。”

红星新闻记者 姜山

由于参赛球队不多,最终首届U23联赛不到一个月就打完了小组单循环赛、前8名争冠赛,其中小组赛在15天内完成,各队15天7赛;而争冠赛5天内打完,各队5天3赛——所谓“联赛”其实名不副实。而且年轻球员处于还在成长的阶段,如此密集的赛程也增加了他们受伤的几率,上海申花的国青小将徐皓阳就在这次U23联赛中遭遇重伤。因伤错过申花当年冬训的他,在来年三月的国奥队集训中,可能由于身体状况不佳,再次意外受伤导致手腕骨折,以至于这位被认为前途远大的希望之星在2019赛季被取消申花一线队的报名,只能在预备队联赛中保持状态,殊为可惜。

靠预备队联赛保持竞技状态

预备队联赛对于小A这样的球员来说,是重返一线队比赛名单的一个途径。他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其实是否参加预备队联赛对收入没有什么影响,至少在我们队,预备队联赛没有奖金和津贴,球员还是按照合同拿薪酬。但预备队联赛对我来说,是一个保持竞技状态的机会。2020年中甲预备队联赛取消,对我们这些老队员来说,如果没有参加U23联赛的超龄名额,一年到头也只能是跟队训练、打打内部对抗赛。缺少实战锻炼的机会,对我个人影响会非常大,可能面临留在队内无球可踢的局面。”

中国的U23联赛,有参加意愿的只有16支,而2018年日本高中联赛,光一个普通县的参赛球队就高达184支!更别说日本高中联赛上座率动辄就是数万人。2019年日本高中联赛决赛更是吸引了54149名观众入场观看,这不是无观众、无票房、无赞助的U23联赛可以比拟的。

但在胡磊看来,只要比赛有价值,支出多少其实并不重要,“在预备队联赛逐渐正规化后,对球员还是很有锻炼价值。我们经常会遇到对方派出此前受伤或停赛的一线队主力上场寻找状态,甚至还有外援参赛的情况。对我们的年轻球员来说,这是不可多得的锻炼机会。2019赛季四川尖庄在预备队联赛取得了第9名的成绩,年轻球员水平的提升也很明显,我也能感觉到,他们是渴望这样的比赛机会的。”

中国U23政策还在玩猫鼠游戏

原标题:体育大年 成就梦想丨U23联赛“复活”,预备队老将不知所措

在2019年的中国足协职业联赛政策说明会上,足协提出“职业联赛将向亚洲近邻日韩看齐”的口号。那么,日韩两国是怎样锻炼U23球员的?

编辑 张超

展开全文

作为1993年出生的球员,小A一直感慨自己有些背运——2017年中国足协第一次推出U23新政时,要求中超中甲各队在联赛的18人名单中必须拥有两名1994年1月1日后出生的23岁以下球员,其中一人必须首发。这样的情况下,“牺牲”最大的是那些1993年球员。2013年全运会时,1993和1994两个年龄段都是男足甲组的适龄球员,各队中,年龄大上几个月到一岁的“93一代”显然更受器重,毕竟他们在身体对抗和比赛经验上都要更出色一些。全运会后,新一届国奥队组建时也是以“93一代”为主体。

2018年首届U23联赛遇尴尬

在12月28日结束的麒麟杯上,日本U22队以9比0的比分狂胜牙买加U22队,让中国球迷大呼“太残暴”。这支球队中,谷晃生、冈崎慎、濑古步梦等队员都是近年来以J1联赛U23队的身份,在征战J3联赛中成长起来的。2020年,这些年轻球员也将跟随日本国奥队出征东京奥运会,在更大的舞台上展示自己。

▲ 2018年12月24日, 2018-2019赛季U23联赛决赛:上海申花1:4负上海上港。

第二年足协也不再填坑了

也许正是因为U23政策的效果平平,中国足协才再次提出把U23联赛摆到前台。取消中甲预备队联赛是第一步,毕竟2019赛季的中甲预备队联赛已经有点U23联赛的雏形了——赛制要求每队出场球员不少于6名U23球员。而取消中甲预备队联赛的初衷应该是不想给各俱乐部增加额外的负担。

对于小A这样的球员来说,2020年还是一个未知数。“先跟队练着吧,冬训不能荒废了,否则要转会去打中乙都够呛。希望2020年的U23联赛能适当有一些超龄球员的名额,足协的新政是为了让U23球员有更多的比赛和锻炼机会,这个我们都理解,但希望也能给我们这样的老队员一条活路。”

在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不少圈内人士都表示取消中甲预备队联赛有利有弊,“每年可以节约几十万的差旅费”是不少人的共识。

外界普遍对这项新政没有太大感觉,主要是因为受影响的面不广,主要集中在中甲球队的年轻队员和替补身上。

当时有俱乐部就反映,中国足协在推出U23联赛前并没有知会各方,突然下发一个报名参赛的通知,而从通知到报名截止,时间不到10天,根本来不及应对,只能放弃。

预备队联赛曾经是“笑话”

这也让人有些纳闷,U23联赛不是一年前就已经“成立”了吗?搞了一届就没有动静,“复活”后的新U23联赛究竟要怎样保障它的延续性,并且真正给年轻球员创造更大的成长空间?

而且,注水现象仍然存在,像这个赛季就出现过U23球员只出场15秒就被换下的笑话,“下有对策”被玩到极致。从总体来看,U23新政实施3年来,年轻球员的涌现不如预期,但各级国字号球队在选材面上倒比以往提升不少,这也算是一个收获。

但逐渐正规化后被取消很可惜

▲ 2019年11月3日,2019年中甲预备队联赛第30轮。

而韩国K联赛,并不强制要求各队在联赛中使用U23球员,但如果联赛报名18人中有U23球员,那么该队在该场比赛中的换人名额就是3个;如果没有U23球员进入18人,换人名额只有2个。韩国足协用这样的方式将年轻球员送上竞争平台,但能不能打上比赛需要靠自己争取。这样会更加促进年轻球员努力提高自己,而不是在规则的保护下去和成年球员展开竞争。

图据全体育

2019年中国足协颁布的职业联赛新政中,相比新签“外援限薪令”“外援名额增加”这些受外界关注的话题外,其实变化较大的还有“取消中甲预备队联赛,成立赛会制的中超、中甲、中乙U23联赛”这一项。

而中国足坛推出预备队联赛之初,走过场的情况很多。不少球队应付了事,比赛甚至大多安排在上午10点左右进行——这明显是不符合足球规律的做法,而原因只是因为比赛结束后,客队可以坐当天的航班或火车回家,由此省下一晚的住宿费。甚至,预备队联赛中还出现过比赛只打了45分钟、55分钟的现象,而原因竟然是裁判、球队要赶飞机。

日本足坛近年来在U23球员层面上,最大的举措就是让大阪钢巴、大阪樱花、FC东京3家俱乐部派出各自的U23队参加J3联赛,也就是相当于我们的中乙联赛。这项政策已经坚持了4个赛季,在已经结束的2019赛季J3联赛中,大阪樱花U23队取得了第6名的好成绩。而在上赛季,大阪钢巴和大阪樱花的U23队分列J3联赛第6名和第7名,这3队的年轻球员在职业联赛实战中得到了极大锻炼。

相关文章